脑病变

注册

 

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

张秀梅老师三个宫颈病变的一点想法 [复制链接]

1#
北京治白癜风去哪家医院最好 http://pf.39.net/bdfyy/xwdt/

阅片,是一个理性的过程;

阅片,是一个感性的认知;

阅片,能道尽背后的人生百态。

对于病理医生而言,最普通不过的是每天的阅片工作,看的是切片,悟的是人生。最近,来医院的张秀梅老师,从三个宫颈病例中得出自己的一些想法,下面一起来听听吧...

三个宫颈病变的一点想法

医院病理科主任

张秀梅老师

三百多张切片看下来,老眼昏花,累而充实,今天占用时间相对较多的三个病例都是宫颈,对于病理医生应该都不是很困难的病例,却让我各有感悟。

在工作中的张秀梅老师

1

1

1

HPV感染≠性病

第一个病例算不得真正的病例,是一个好友代闺蜜咨询的。好友的闺蜜在乡下查出HPV58型阳性,两口子上网查了说是性病,各自都认为自己洁身自好,于是指责对方,闹腾得鸡飞狗跳。

性接触只是HPV感染的主要途径,但绝不是唯一途径。游泳或者在公共场合应用公共马桶,都可以出现感染,大浴池更是罪魁祸首。

记得很多感染HPV的患者夫妻,因不了解阳性互相指责。在我询问男性有无泡大澡堂习惯后而相互谅解。要知道,潮湿温暖的环境是HPV的最爱呀!

希望这对夫妻也能和谐互谅,网络宣传的病因、症状,可千万不要自行对号入座。

1

2

1

是癌?不是癌!

第二个病例是外院的会诊病例,外院诊断CIN三级,累及腺体。学医的人看到这张报告单都明白,这是离宫颈癌最近的病变了。

来的是夫妻二人,他们纠结的是为什么第一次(细胞学)说没问题,医院又说是癌,要她切子宫。他们并不明白为什么要到病理科,也不明白从我这儿会得到什么信息。

我拿到切片后,显微镜下的图像告诉我病情远远没有这么严重。这个病例主要是鳞化(一种上皮保护性修复,原来的腺上皮被鳞状上皮取代)的基础上有些低度病变。为慎重及客观起见,我给她补充了免疫组化。她应该感谢遇到了一位负责任的妇科医生,没有看到病理报告就行手术治疗,而是让他们回去借了切片来我院会诊。

病理报告带有很多的主观经验,在病理医生会诊一例疑难切片是“元白菜价”的现况下,多几位病理医生看会更有益于患者的诊治。病理医生更需时刻修炼自己,也许你的一个失误,就会让别人丢了器官或性命。

1

3

1

ASCUS

第三个患者是哭着站在我面前的,她哭的原因让我有些啼笑皆非。

“医生,我得癌了,我刚做的病理,求求你快些给我做出来。”

我很奇怪,病理还没做,怎么就确认自己是癌呢?是不是有什么重要病史?于是追问她:“谁说你是癌了?以前看过什么病吗?”

她用纸巾擦了擦不停涌出的泪水:“医生的表情,那个给我看病的医生很严肃。”说实在的,这句话差点让我喷笑出来,但那样好像显得我挺没同情心。

我让她将所有的检查报告拿出来,我帮她看下。原来她只是TCT报告写的ASCUS,也就是非典型鳞状细胞,再看宫颈醋白实验及图像,我可以肯定她绝不是癌。

“你明天来取报告吧,肯定不是癌,ASCUS会有好几种可能,别哭啦!”我不忘调侃她一下:“我现在也很严肃地告诉你,你放心,你这种情况离癌还有很远呢。”

她被我说得有些不好意思,又再次确认一下“真的?我明天还来找你啊,医生!”

病理医生一直是幕后工作者,我更愿意给患者多一些科普,多一些沟通,尽管我们常是宣判癌的那群人,但还是愿多看到患者,在我的帮助下有灿烂的笑容。

结语

部分患者的担心、曲解,很多情况下,是源于自身对相关医学知识的缺失。

我们作为一名“癌症”的审判官,

为每一位患者提供一份专业严谨的病理报告,

是我们的职业责任;

尽可能为患者提供多一点的科普医学知识,

是我们的社会责任。

正如张秀梅老师所说的:

“愿多看到患者在我的帮助下有灿烂的笑容。”

——END——

▼▼▼

《爱病理人》系列故事征集

如果你有故事想分享;

或者你身边有有趣的人推荐;

请给我们留言或后台私信,我们会联系你的。

推荐阅读

(点击图片即可查看)

预览时标签不可点收录于话题#个上一篇下一篇
分享 转发
TOP
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